菜单

‘农用车’是适合农村市场的车型,而2015年全球电动车汽车总销量才55万辆

2019年8月17日 - 澳门皇冠大阳城
‘农用车’是适合农村市场的车型,而2015年全球电动车汽车总销量才55万辆

2010年3月,时风汽车产业园开工建设,产业园总投资20亿元。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时风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义发:

由于山寨电动车被曝光,本欲借电动汽车新能源概念实现转型的中国农用车巨无霸——时风集团,再次遭遇挫折。
11月16日,时风集团销售公司经理刘军波告诉记者,电动汽车虽然还在销售,但每天的产量不过20余辆。而在省会济南,时风电动汽车代理商已将库存车辆全部退回时风。原因一是无法挂牌,二是交警查到便会强行罚款,令车主头疼不已。
原本在2004年就筹谋进军轿车行业的时风集团,于2007年开发出一款面向乡镇的电动汽车,虽然外形酷似奇瑞QQ,却寄托着时风集团转型的重任,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令时风意识到,新能源汽车正在迎来巨大商机,遂提出“百万台电动汽车基地”计划。
公司借此进入山东省新能源汽车重点培育企业名单。但因为一直缺乏国家相关资质认证,时风电动汽车目前已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之中,时风集团“百万基地”也面临夭折。
政府抬上马的电动汽车新贵
今年6月,国家质检总局的一纸批文,令全国最大的农用车公司时风集团意兴阑珊。
6月11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批复,时风集团被准予生产制造电动观光车。所谓电动观光车,是指专为旅游景区、公园、大型游乐场、封闭小区、校园、花园式酒店、度假村、别墅区、城市步行街、城郊结合区、机场、港口、码头等相对封闭开发的乘用车辆,并不能在城市道路上行驶。
此前时风集团一直做工作并动用政府资源希望能为时风电动汽车放行,但最终未能如愿。
时风集团开发的电动汽车分为两种,装有10块电瓶,最高时速50公里/每小时,一次充电行驶200公里,售价3.08万元起步和装有8块电瓶一次行驶120公里,基本售价2.58万元。两者外表完全相同。
据山东省汽车行业协会专家介绍,时风电动车未能如愿上路,与拟议中的电动汽车标准有关。据说等待批准的该标准有两项关键指标:一是时速不得低于每小时75公里;二是一次续航里程不得少于160公里。时风电动汽车显然达不到这两个标准。
是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催生了时风电动车的早熟。2007年下半年,时风集团在试生产了5000辆电动汽车后开始在周边市县销售,2008年7月,聊城市人大专门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时风电动车的管理办法,也由此形成当地独特景观,买时风电动车不必挂牌,开电动汽车上路无人查扣。
山东省态度亦很明确。2009年8月以政府办公厅名义下发的《关于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要“培育时风集团等新能源轿车生产骨干企业,积极争取国家认可新能源汽车生产资格”。
100亿投资缺乏依据
今年9月,时风集团总经理刘成强向前来调研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介绍说,其生产电动汽车属有备而来。
自2005年10月国家发改委批复时风集团生产商用汽车资质后,时风集团就投资5亿元建设汽车生产线,具备了相应的汽车设计、开发、检验、测试条件。2007年以后又成立电动车研究所,设立电动车生产部、销售部和计划室,专门负责电动车生产和销售,为电动车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2008年3月,时风开发的电动车经设在重庆的国家机动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试验检测,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和企业标准的规定;同年3月10日,时风电动车通过山东省科技厅科技成果鉴定。
据介绍,今年5月时风集团《年产15万辆电动乘用车生产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上报国家环保总局批复,《年产15万辆电动乘用车生产项目申请报告》也已上报国家发改委进行新能源汽车的跨类核准批复,而时风集团随后更提出“建设100万辆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的宏大构想——投资100亿元建设100万辆电动车项目,打造中国新能源电动车生产基地。
根据时风集团的电动车产业发展规划,2010年将形成年产5万辆的生产能力(4.5万辆铅酸电池、0.5万辆锂电池);2011年达到年产10万辆的生产能力(9万辆铅酸电池、1万辆锂电池);2013年达到年产15万辆的生产能力(12万辆铅酸电池、3万辆锂电池)。今年5万辆的扩产计划将投资1亿元。
但国家关于新能源汽车管理政策上的规定令时风集团不得不放慢急行军的脚步。按照今年6月17日国家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规定,时风电动汽车恐怕只能属于起步期产品,或者介于发展期产品阶段,也就是说最大限度“只能在批准的区域、范围、期限和条件下销售、使用”。且要“对产品的运行状态进行实时监控”。
原本欲借电动汽车实现从农用车向乘用车转型的时风集团不得不戛然止步。山东举办全运会前,刘成强对前来采访的媒体透露,“电动车只生产了5000台就不敢生产了。因为目前没有依据对其进行挂牌,制约了消费需求。而如果放开干,一年就能生产4万台。”
而10月以后,时风电动车仿奇瑞QQ的外形更被媒体冠以“山寨车”恶名,饱受“炮轰”,令其前景更加暗淡。
宿命的转型噩梦 时风集团已不是第一次遭遇转型的尴尬。
2004年获得商用车生产资质后,时风集团曾提出雄心勃勃的轻卡规划,计划将轻卡年产销量达到8万辆,进入全国一线阵营,实现从农用车向汽车企业的华丽转身。当时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时风甚至将集团最优质的资产及一半的人力装入商用车公司。
但事与愿违,直到2008年,时风集团的轻卡产量一直徘徊在5000辆左右,2006年销量7577辆,2007年销售5529辆,三轮车依然是其主打产品,近几年一直稳定在80万辆左右。
2002年产销已达到112万辆农用车的时风集团占据当时全国农用车销量的半壁江山,成为农用车老大。但2004年的政策变局让农用车行业一夜间百花凋零。这年5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农用车管理由农业部门转由公安部门管理,农民购买和使用农用车的成本每年陡然增加两三千元。
这一年,国内不少农用车巨头像山东双力甚至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时风也不例外,许多经销点一年的销量甚至不如往年一个月的销量,时风深切感受到只拥有单一产品的切肤之痛。
实际上,随着微型车的不断降价、摩托车在农村的普及,从2000年开始,农用车产销量就开始逐年下滑,2004年车辆管理机构的更换则加速了这一进程。
作为将年产值不过百万元的高唐县工具厂带入全国农用车排名第一的时风集团董事长刘义发并不缺少战略眼光,早在2002年,时风集团就尝试进入商用车领域。
正是这一年,时风获摩根士丹利3000万美元风险投资。但刘义发似乎并未因获得风投而加大扩张力度,同年与烟台汽车厂及第二年与中国重汽(31.40,1.20,3.97%)合作均因对方要价过高而告吹。直到2004年时风集团成立商用车公司,同年10月终于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具备商用车生产资质,时风集团才大张旗鼓的进入商用车领域。
从农用车到商用车再到乘用车,刘义发、刘成强父子的造车梦并不出乎众人的意料,背后更有越高端利润越丰厚的现实考虑。
据时风集团内部核算,一块电瓶成本接近300元,10块电瓶的电动车电力部分成本达3000元,一台柴油发动机不过2000余元,其他配件变动不大,农用车的售价不会超过1.5万元,而8块电瓶的电动车则基本售价就是2.58万元,净利润至少增加了近万元。
时风集团内部人士介绍,在2006年规划商用车产销量的同时,时风内部已下决心“5年内进入经济型轿车领域”。
财务数据也可一窥端倪。2002年,时风集团产销112万辆农用车,销售收入68亿元,2008年销售收入已达到182.7亿元。业绩年年增长背后,难掩主营产品利润日益趋薄的苦衷。
此时时风集团已形成年产农用汽车110万辆、拖拉机30万台、轮胎880万套、联合收割机5000台、电动汽车2万辆、发动机120万台的生产能力,同时年生产4亿度电力,但庞大的产品线中销售利润的一半来自轮胎业务。
2003年,时风集团与双星集团合作生产农用汽车轮胎。当年建成年产30万套农业胎和400万套轻型载重轮胎的工厂,其后又开发了工程机械轮胎产品,2005年建成轮胎公司第二工厂,并于当年达产,生产轻型载重胎140万套,中型载重胎60万套,工程胎10万套;2006年建成了年产3万条巨型工程胎的生产线,客户包括淡水河谷、卡特彼勒等矿业、工程巨头。2007年年初,时风集团又投资5亿元,建设年产10000条子午胎项目,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子午工程胎项目。
农用车利润日渐萎缩,同时商用车尴尬的处境,使时风集团意识到,必须尽快进入乘用车领域,电动车则成为时风的一个最佳切入点。
时风没有退路
但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宿命的力量,使在电动车项目上看似操之过急的时风集团似乎又在重蹈轻卡的覆辙。但刘义发并不认输,他曾说,时风集团发展初期,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后来不是也发展到全国第一,现在的电动车又像当年一样。
从外界看,时风集团的宿命也许并非必然。时风集团如果在车型设计上更多投入一点而不是模仿奇瑞QQ的话,是否就会避免“山寨”的恶名?同时,让消费者和外界多一份同情和鼓励,而不是嘲讽与厌恶?
本身作为国内的农用车巨头,时风多年的积淀,甚至已经让时风品牌固化为农用车的象征,而农用车与轿车在使用性质上分属不同的类型,时风是否应该考虑在两者之间建一座防火墙让电动汽车的顾客不必背负开一辆“变形农用车”的尴尬?
时风的宿命,显然是其竞争战略“路径依赖”的结果。时风集团之所以能成为农用车老大,其最大竞争优势在于多年形成的低成本战略,市场上同类产品压价销售时,其他企业可能已经开始赔钱,时风却因为配件多为自己生产、人力成本低而依然有利润。
其进入轻卡领域难言成功,就因为同样依靠低成本竞争,福田汽车已抢占先机,靠同样的“玩法”,时风自然不可能获得成功。
查看相关专题:新能源汽车:应对能源危机法宝

由于山寨电动车被曝光,本欲借电动汽车新能源概念实现转型的中国农用车巨无霸——时风集团,再次遭遇挫折。

虽说新能源汽车已被提到国家战略层面,但是与高速纯电动车汽车的动力总成架构并无本质区别的低速电动车,大家对它还是处于一种“摒疑”的态度。

又到春耕时节,农用车销售旺季来临。作为世界机械500强,连续4年居中国农机行业第一名的时风集团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2010年3月,时风汽车产业园开工建设,产业园总投资20亿元,建设完成后可形成年产电动车30万辆、轻卡汽车8万辆的能力;同时建设集低速电动车、燃料电池混合动力电动车等各类大、中、小型电动车充电于一体的大型电动车充电站。

今年初,政府出台“汽车下乡”政策后,汽车企业感受到了开发农村市场的信心,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进军农村市场。从目前公布的政策看,“汽车下乡”的补贴车型不包括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

11月16日,时风集团销售公司经理刘军波告诉记者,电动汽车虽然还在销售,但每天的产量不过20余辆。
而在省会济南,时风电动汽车代理商已将库存车辆全部退回时风。原因一是无法挂牌,二是交警查到便会强行罚款,令车主头疼不已。

根据相关部门统计,2015年我国小型电动汽车销量增长50%,全国达到60多万辆,而2015年全球电动车汽车总销量才55万辆,这表明国内低速电动车的市场需求相当庞大。

2009年,时风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10.6亿元人民币,生产整车124万辆,创造了历史上最好的经营业绩,成为以三轮汽车、低速载货车、轻卡汽车、发动机、拖拉机、轮胎为主业,多元化经营的农用车龙头品牌。而在11年前,时风还是一个产品单一的县办小厂。

这让“农用车”生产企业“很受伤”。

原本在2004年就筹谋进军轿车行业的时风集团,于2007年开发出一款面向乡镇的电动汽车,虽然外形酷似奇瑞QQ,却寄托着时风集团转型的重任,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令时风意识到,新能源汽车正在迎来巨大商机,遂提出“百万台电动汽车基地”计划。

为了扭转这种“尴尬”局面,各地政府制定相关政策进行引导,行业著名人士也积极发声,一些代表企业则进一步提高自己,力求做大低速电动车产业,对新能源汽车战略进行有力的补充。

时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秘诀在于紧紧跟住新农村建设的步伐,抓住农民的需求。低速电动汽车就是一款适合农村道路条件、适应新农村清洁能源发展需要的产品,既节能环保又经济实惠,维修起来也方便,很受农民欢迎。

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时风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义发向本报记者表示:“‘农用车’是适合农村市场的车型,‘汽车下乡’不能落下‘农用车’。”为此,他准备与山东五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卫东一起,在今年的人大会上提交“应该将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纳入政策扶持范畴”的议案。

公司借此进入山东省新能源汽车重点培育企业名单。但因为一直缺乏国家相关资质认证,时风电动汽车目前已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之中,时风集团“百万基地”也面临夭折。

近日,低速电动车产业大省山东下发了《关于对全省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进行全面调查的紧急通知》。通知指出,为研究制定山东省低速电动车产业规范发展政策措施,山东省政府决定自7月28日起对全省低速电动车产业进行全面摸底调查。

伴随汽车下乡,汽车等主要污染源从城市蔓延到农村,有些汽车在设计和质量方面与乡村道路不匹配,燃油费用成本较高,农民消费能力承受不起。时风集团瞄准了这个市场空间,开发了低速电动车。时风低速电动车最高速度为每小时50公里,每公里耗电成本只需5~8分钱,是燃油轿车的三分之一,而且运行平稳、乘坐舒适,完全可以满足广大城乡群众对出行质量的要求。

刘义发告诉记者,虽然《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规定,对农民报废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换购轻卡或微客给予补贴,但今年前两个月,时风集团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的销量仍然同比增长20%。可见,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这些“农用车”,依然适合农村市场。“农用车”价格低廉、使用方便、便于维修等特点都深受农民欢迎。现在“农用车”的技术水平已经有了较大进步,舒适性和可靠性都有了很大提升,单缸发动机已能达到国Ⅱ排放标准。

政府抬上马的电动汽车新贵

业内人士认为,经过此次全省大范围摸底调查,山东省不久之后将出台全省范围的低速电动车管理政策,低速电动车企业或将迎来曙光,同时加速行业大洗牌,使强者更具竞争力,弱者淘汰出局。

据了解,时风的低速电动车生产规模全国最大,生产条件和检测设备完善,能够满足产业化要求。时风集团表示,在新一代产品开发时将进一步提高人机工程设计水平,使之达到燃油车的舒适程度。

刘义发认为,在当前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如果国家也对购买“农用车”给予补贴,必然大大促进“农用车”的销售,也能拉动内需,为国家经济保增长作贡献。

今年6月,国家质检总局的一纸批文,令全国最大的农用车公司时风集团意兴阑珊。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指出,小型、短途、低速、实用的电动汽车在我国一些中小城市和城乡交界处异彩纷呈,如果政策引导得当,很快会发展成千万级的市场。

这也预示着农车老大已锁定新能源战略,并且要在低速电动车领域创造更大优势,在与燃油车的竞争中掌握主动,减少对石油需求的依赖,成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路上的主力军。

尽管在为“农用车”的发展大声疾呼,但着眼于长远发展,时风同样非常重视轻卡的研发。刘义发透露,时风今年的科技力量将主要集中于轻卡。此外,时风还在努力研发电动汽车。

6月11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批复,时风集团被准予生产制造电动观光车。所谓电动观光车,是指专为旅游景区、公园、大型游乐场、封闭小区、校园、花园式酒店、度假村、别墅区、城市步行街、城郊结合区、机场、港口、码头等相对封闭开发的乘用车辆,并不能在城市道路上行驶。

中国工程院郭孔辉院士也认为,小型电动汽车在中国兴起,原因是市场需求旺盛,省钱、好用而且大众喜欢。山东的低速电动车像路边的一棵小野草,生命力非常强,现在是个丑小鸭,不久后就会成为白天鹅,因为它是人民的需要。

时风研发的小型低速纯电动车的续驶里程已经达到150公里左右,最高时速为50公里,而且使用成本低廉。目前国家缺乏对电动车行业的管理,行业标准缺失,不利于电动车的健康发展。因此,刘义发还提交了一个议案,建议“将电动汽车纳入行业管理和政策扶持范围内”。他希望,首先国家应承认最高时速50公里的小型低速纯电动车的法律地位,尽快制定电动车行业标准和管理办法;其次国家应对电动车给予重点扶持,尤其是小型低速纯电动车。

此前时风集团一直做工作并动用政府资源希望能为时风电动汽车放行,但最终未能如愿。

图片 1

时风集团开发的电动汽车分为两种,装有10块电瓶,最高时速50公里/每小时,一次充电行驶200公里,售价3.08万元起步和装有8块电瓶一次行驶120公里,基本售价2.58万元。两者外表完全相同。

李庆文认为,中国电动汽车将会生长出中国的国民电动车,小型电动汽车是老百姓买得起、用得起、安全、节能、环保的国民车,在中国最有希望的是小型电动汽车这样的发展模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